2023年3月4日晚8時整,被譽為“中國人年度精神史詩”的感動中國頒獎典禮在央視綜合頻道隆重推出。頒獎現場熱烈、莊嚴、肅穆,第一個走出的是為國鑄盾60余年、一頭白發終不悔的錢七虎;第二名走出的是“幽谷蘭香遠”的鄧小嵐——不,一年前的2022年3月19日下午,她已倒在了太行深山區馬蘭村通往“月亮舞臺”的崎嶇山路上。此時代她來領獎的是她的女兒劉明明和馬蘭合唱團的學生席慶茹。頒獎詞寫道:


“你把自己留給一座小小山村,你把山村的孩子們送上最絢麗的舞臺,你在這里出生,也在這里離開。山花爛漫,楊柳依依,為什么孩子的歌聲如此動人?因為你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p>


提起鄧小嵐,還要從舉世矚目的北京第二十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的高光時刻說起。當奧林匹克會旗入場,在一群孩子用稚聲清純的希臘語演唱的《奧林匹克圣歌》中冉冉升起之時,你是否會想到,44名孩子竟是來自太行深山區的山里娃……所以有人說:“鄧小嵐把孩子們送上冬奧會舞臺,自己卻永遠留在了馬蘭的春天!”


鄧小嵐,是《晉察冀日報》社長、當代杰出的新聞工作者鄧拓同志之女,出生在艱苦的反“掃蕩”歲月中。1943年,抗日戰爭進入最艱苦的年代。那一年秋天,日寇對晉察冀邊區實行瘋狂“掃蕩”,為了躲避敵人的進攻,鄧拓帶著報社200多人的隊伍,從駐地阜平縣馬蘭村撤離轉移。9月24日深夜,當隊伍通過靈壽縣北營村時,與駐扎在村里的敵人遭遇,槍戰中3位同志不幸犧牲,鄧拓的坐騎也中彈死亡。鄧拓的妻子丁一嵐正懷著小嵐,已經7個多月,也跟在隊伍里。危難時刻,丁一嵐靠著黑暗中一個戰友遞過來的槍背帶,沿著山間小路一路奔跑被拉上了山頭。


三個月后,丁一嵐在晉察冀日報警衛員接她回報社駐地時,路過阜平易家莊,在一間門窗被日本鬼子燒光的空房內,生下了小嵐。那一天是1943年12月24日。當時,鄉親們用四根木頭扎了個擔架,把他們母女倆抬到了報社新的駐地雷堡村。身處戰爭環境,無法自己帶孩子,鄧拓夫婦就把女兒小嵐托付給了麻棚村村長陳守元夫妻。從此,他們就成了鄧小嵐的干爹干媽。所以說,鄧小嵐是老區人民用乳汁喂大的。


抗戰勝利后,鄧小嵐回到了父母身邊。但她的童年在太行山許多村莊度過,對生她養她的這片土地有著不同尋常的深厚感情。鄧小嵐珍藏著兩枚印章:一枚是父親的“馬蘭屯人”,一枚是父母送給她的“馬蘭后人”。1997年,鄧小嵐和妹妹鄧小紅第一次回到馬蘭村,尋覓當年父母戰斗足跡,瞻仰了“馬蘭慘案”中《晉察冀日報》犧牲的烈士以及為掩護報社的印刷設備而犧牲的鄉親們的墓碑。鄧小嵐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從心底感激這些當年與她曾生死相遇的先輩!


2004年退休后,鄧小嵐懷著繼承革命先輩夙愿的初心使命,決心為老區鄉親們做點事情。當他聽說馬蘭村的孩子們不會唱紅色歌曲時,決心從兒童音樂教育入手,用音樂的力量,打開孩子的心扉,用歌聲開啟孩子們的心靈,為山里娃照亮前進的方向。鄧小嵐從小喜歡唱歌跳舞,上高中時曾師從中央廣播交響樂團的老師學拉小提琴。她用退休金為村里建了7間教室,還把家人和朋友捐助的手風琴、小提琴、電子琴和吉他等樂器、樂譜送給了馬蘭村,建起了馬蘭村小樂隊。從北京市區到阜平城南莊300公里,沒通高速時下了火車還要換汽車,鄧小嵐每年往返20多次,一堅持就是18載!


是誰把山里娃送上最絢麗的舞臺?誰是幕后的“功臣”?跟蹤此事多年的《河北日報》老友續鐵標為我提供了鄧小嵐的聯系方式。結識鄧小嵐后,我的心靈震撼了!對這位“紅二代”、“北京榜樣”的崇敬、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心中的感動無以言表。2022年2月20日冬奧會閉幕式上,44名山里娃再次登臺演唱了《奧林匹克圣歌》。只不過紅紅火火的“虎頭衣”換成了冰雪藍的“雙魚服”,而孩子們的臉上則顯得更加自信,歌聲也更加從容!激動之余我含著眼淚寫出了《“童話”背后的故事》。家鄉的《衡水晚報》副刊·季風第一時間(2月24日)給予了刊登;中央辦公廳老干部局主辦的《老干部生活》雜志,由于是季刊,同年第一期雜志的《山里娃唱響〈奧林匹克圣歌〉》一文稿件清樣3月中旬發來后,我立即聯系鄧小嵐,想請她審看稿子,她答應了。接電話時身邊有孩子們的聲音,知道她很忙……想不到這個電話竟成訣別!


代鄧小嵐領獎的女兒劉明明接受記者采訪時說:那段時間媽媽非常興奮,山里娃登上冬奧會的絢麗舞臺,驚艷了世界,下一步怎么辦?當時媽媽正忙于籌辦馬蘭音樂節……沒想到,過度的勞累引發腦梗塞,倒在了馬蘭村她心愛的“月亮舞臺”旁。人們及時把她送到縣醫院,縣里又派出救護車,一路護送到北京天壇醫院。由于血栓堵塞了她腦部的大血管,最好的醫院、再好的大夫也回天無力!3月21日溘然離世!


感動中國,感動你我。成千上萬的國內朋友都被鄧小嵐一片丹心傳薪火的事跡所感動。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總結表彰大會,特意追授鄧小嵐“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突出貢獻個人”稱號。阜平縣領導和馬蘭村的鄉親表示:“鄧小嵐把所有牽掛和關愛留給了馬蘭村,她是馬蘭的女兒、是我們最親的親人!”根據鄉親們的請求,并征求家人的意見,“馬蘭女兒”——鄧小嵐的骨灰被安葬在了馬蘭村,安葬在了晉察冀日報犧牲的烈士和鄉親身旁,與當年曾生死相遇的先輩們再次相聚,直至永遠!


作者:張錫杰  編輯:李耀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