滏陽河畔 王建全 攝

  

在我的印象中,衡水是一個普通的地級市。在河北省范圍內,論歷史底蘊,它無法和那些建城兩三千年的古城相比;論人口規模,無法和石家莊、保定等人口千萬上下的城市比;論經濟發展,無法和唐山、廊坊等經濟發達的城市比;論天賦資源,無法和邯鄲、邢臺等資源厚重的城市比。近期,我因事在衡水主城區住了一段時間,第一次零距離親身感受了現代新衡水,感觸良多,思緒起伏。尤其是前兩天參觀了衡水博物館后,更是直接擊穿了幾十年來我對衡水古今的無知和偏見,一朝真相在胸,頗有如骨鯁喉、不吐不快的沖動。


衡水地處黃河中下游沖積平原,是古黃河、古漳水、古滹沱河的流經區域。衡水歷史上因“漳水橫流”而得名,境內河湖縱橫,水韻悠長。衡水先民逐水而居,從新石器石代就拉開了人類活動的序幕。


在兩千多年的漫漫歷史長河中,衡水這塊冀東南的熱土先后涌現了數以百計的英雄豪杰。如奠定儒家官方統治地位的西漢大儒董仲舒,大唐名儒孔穎達,影響中國歷史進程的女政治家、北魏馮太后,一代權臣高歡等。40年前上電大時,聽到老師講高歡是衡水人,心中有一點小竊喜;當聽到老師講高歡為了鼓舞士氣,帶領部下齊唱“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南北朝名曲《敕勒歌》時,心中又有一點血脈僨張和豪邁,想象著衡水先民的雄心和壯舉。衡水歷史上共產生了241位進士,為今日衡水中學在全省、全國的高考中獨領風騷奠定了古老的豐厚的基石。


近現代中國,是由封建社會向近現代社會急劇轉變的時期。在那個風云變幻的時代,一大批衡水的有志青年,走出故鄉來到北京、天津等大城市,從最底層的工作干起,勤奮努力,善于動腦,文武兼修,孜孜以求,從而最終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如大名鼎鼎的北京“全聚德”烤鴨店,其創始人楊全仁;曾風靡華夏的“金

雞”牌鞋油,其創始人傅秀山;晚清時期,北京前門一帶名號最響、規模最大鏢局的老總,三皇炮捶創始人宋老邁;北京琉璃廠古籍鑒定,著書立說第一人孫殿起;現代著名作家孫犁等,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這些先賢共同譜寫了衡水近現代史上的動人篇章,也為后人樹立了勵志的榜樣。


當代衡水,先后產生了獨步天下的衡水中學、名揚四海的衡水老白干、后起之秀的六個核桃以及經久不衰的冀縣暖氣片、曾創造了商業神話的冀州鐘表、曾經光芒四射的河北旭日升冰茶等一大批名校、名企,集中體現了衡水人“不靠資源靠大腦,不甘人后爭第一”的當代衡水精神,為今日衡水的發展和騰飛注入了無窮的精神動力,爭先恐后地書寫著當代衡水的輝煌新篇章。


漫步今日衡水主城區,第一個感受就是高樓林立,鱗次櫛比;第二個感覺就是主干道路寬闊,交通發達;第三個感覺就是商場繁華,購物方便;第四個感覺就是大小公園眾多,文化教育氣息濃厚。無論是人民公園的尊師重教、曲徑通幽,還是文化藝術中心廣場的寓教于樂、大氣磅礴,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桃城區和冀州區之間,有一個面積達160多平方公里的衡水湖,古稱“千頃洼”。相傳,這里是當年大禹治水的起點,禹把天下分為“九州”(冀、兗、青、徐、揚、荊、梁、雍、豫),“冀”為九州之首,就是來源于此。據記載,東漢末年大軍閥袁紹占據冀州時,為了南下一統天下,就曾在衡水湖一帶云集戰艦訓練水軍。后來,由于氣侯變化,古千頃洼逐漸失去了當年水天澤國的嬌美尊容。到解放戰爭后期至建國初期,為了糧食增產,國家還在已經基本干涸的古千頃洼里開辦了冀衡農場,開墾出荒地1.5萬畝。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國家生態治理政策的推進,從1985年開始,衡水市政府先后引進黃河水、長江水等水源,加上近些年衡水濕潤氣候的逐漸恢復和良性循環,衡水湖又恢復了昔日“千頃洼”碧波蕩漾的良辰美景。隨著衡水湖周圍環境的進一步治理,如今的衡水湖萬鳥翔集,景美如畫,漁舟唱晚,水天一色,確實不負“華北之腎、東亞藍寶石”之美譽,為衡水,更為中華民族的盛世榮光擘畫了一幅多彩的畫卷!


作者:趙建濤  編輯:李耀榮